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所以,为了茶,我不计时间,不问金钱,浪迹各大茶山,留连各色与茶相关之人之事,我和茶,互相把玩着,各得其乐。

 

今天,清明之时,我想给各位关注三懒八卦的朋友说一说茶。说说茶中易理,说说茶中的气数理象。也许不能让你秒懂各种茶,但绝对能增加你吹牛的资本,我们将赤裸裸的剥开那些茶商口中“茶无好坏,适者为尊”、“不苦不涩不是茶”等谎言……

 

要认识茶,真的很简单,你只要做到一条;

 

如果你这一条做不好,没关系,你只要做到四点;

 

如果你这四点还做不好,没关系,

你只要做到下面十六点;

 

如果你连这十六点都做不到,还没关系,

你只要做到下面二百五十六点……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流行者气,对待者数,主宰者理,明理者象。

 

我们将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阴阳二炁,象数理气”来展开: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本来嘛,茶自长在山中,无名无象犹如混沌,哪有好坏之分?奈何,这世间有了人,这人还有了灵性。于是,正如道生一,一生二一样,对人而言,只要立了一个点,就能分出来阴阳,四象,八卦,茶之于人,好坏也由此而分。

 

是的,对人而言,蕴含阳气的茶,就是好茶。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无论是道家养生,还是佛学禅理,阳气,才是人体真正的好东西。所以才有阳气少阴气多就病,纯阳成仙,纯阴成鬼等说法。

 

修行人一生,从正心到易行,都只是为了消尽心中阴邪之气,让自己的身心都受到阳炁的滋养。我们来看看古人怎么表达茶:

 

“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

晋张华《博物志》“饮真茶,令人少眠”。

陶弘景《杂录》 “茗茶轻身换骨,昔丹丘子黄君服之”

西汉壶居士《食忌》中说:“苦荼,久食羽化。”

陆羽在《茶经》中说“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若热渴、凝闷、脑疼、目涩、四肢乏、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当然,这个断句是我断的,和历史上的三种断法都有点出入,谁断的更有道理,大家看后自己判断去,关我屁事。】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解毒、令人少眠、轻身换骨、羽化、肌骨清、通仙灵、与醍醐甘露抗衡……

 

古人眼中的茶,还是你认识的茶吗?

 

所以,不用怀疑,性至寒的茶只是一种载体。它所承载的是阳气,而且是一年一度一循环的先天阳炁。也只有傲娇的阳炁只能靠天生地养,不是目前的科技手段能合成或捕获甚至辨别的。

 

简单吗?我说一点就是一点,绝不含糊。只要你能辨别茶中是否蕴含阳气,那你一眼就能识尽天下茶。

 

当那天下午宋茶的许大美女和茶叶黄那货笑眯眯像看傻子一样告诉我普洱的茶汤要厚重古树要能多经泡时,劳资也笑眯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那关我屁事?谁叫那天是愚人节呢?劳资只喝茶中的轻扬之气,就算钱宝宝家易武的千年古树普洱,我自己一人喝也不会超过三泡……不是你们有钱才可以任性,劳资有茶也是可以任性的[阴险的笑]。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我在云南各大茶山游走时,人家问我要什么样的茶,我的回答简单粗暴:阳崖、古树、头采。当然说古树,我只是方便说,鬼知道你是把八十年的还是一百年还是三百或五百年的列为古树?我想表达的,只是不要那些一年四季随时可采的台地茶,因为采摘过度破坏茶叶的承载性,更因为随时可采错乱了阳炁循环的规律性。

 

关于时位工巧,以前在天涯未知学院详细写过。这里再简单提一下吧。在未知学院,我用一首打油诗和一张图,来说明时位工巧,先拿过来: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天地阴阳二气一年一循环,周而复始。在前面的文章,我曾经说过,立春是要把阳炁留住,惊蛰(启蛰、启春)是要把阳气发动,而春分之时,是阳合阴位,即阳气行阴中,(阳为气,阴化形,春分之前,万物复苏、生发,只因阳气的作用,春分开始,阳气从大地沿万物向上行)。而到了立夏,则阳入阳位,阳气开始上升到空中……而地气之行往往会比天时晚十五天左右。这就是为什么清明是茶叶好坏分水岭最大一个节点的原因。而谷雨在阳合阳位和阳入阳位之间,也还勉强算的上是好茶。

 

你只要根据上图,就会明白时和位。只要是在启蛰之后发动,到春分和清明之前(各茶山由于方位、气候和时区等原因时间稍有出入)出现的头采,都能达到时的标准。为什么要头采呢?因为它经过一年生长收藏的循环,天地二气规律和自身物性合一,承载了最足的阳气。

 

那么方位呢?也是符合上图的就行,偏东南和南方,要阳崖阴林。

 

至于工和巧,就要提到我上面提到的四个字了“精行俭德”。我曾再三强调过这样一个概念:这四个字和那茶德无关,喝茶喝好茶更是和人的品德没一毛钱的关系。这四个字,说的是制茶。

 

上面我提到《茶经》中的“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若热渴、凝闷、脑疼、目涩、四肢乏、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这一断法,为什么我会这么断呢?那是因为,不仅仅是因为我藐视所谓的“茶德”,更是因为我认为陆羽在提出茶之为用从“味至寒到与醍醐甘露抗衡”之间,必然会有个解决方法,而这方法不会靠“人品”来解决,那么“精行俭德”是什么意思?

 

精者,择也,所有有精挑细选的说法。

行者,这里也可以读(hang),道也,道气流行(xing)的意思,流行者气。

俭呢,是指约束。

德者,升也。指符合某种规律。

 

我一直认为历代的文人骚客对《茶经》中这四个字的解释,没有一个是对的。当然,这些个字的意思不是我强造出来的,它,就明明白白的写在《说文》等古籍中。

 

所以,精行俭德是指,精挑细选阳气充足的茶叶并约束它的阳气升发。挑出来上好茶叶,通过制茶手段去其寒味,留住阳气。这才是“工”的本质所在。这才是真正的精行俭德。

 

当然,时还指采茶或制茶时间,比如晴天时,比如上午采,比如白天制。说到这,我就想到那天在易武钱宝宝家要的茶,那可是他们从早上六点出发去弯弓一带的山上,十一点就采回来的古树普洱呢,完全符合古人的各种时(口水中……)。

 

至于现在炒的很火的秋茶或白露茶之类,俺就不多说啦。好像在道藏中哪本书上瞄过?寒露白露霜降这些个节气的降水,是有毒滴?就算没毒吧,那叶中蕴含的肯定是阴杀之气吧。怎么和蕴含阳生之气的茶比?

 

学茶的估计都知道描述龙井茶汤味道的一句话“无味之味乃至味也”,其实其他茶也一样的,若至寒之味不去除,怎么可能无味?而所谓的无味之味,是指茶承载的阳气溶于水(水是另一种载体),喝进口里没有味道,但吞下肚子后阳气上升到头顶再回到口腔的口齿生津。这在丹道中,叫金津玉液,也叫神水,还叫长生酒……多么牛逼哄哄的名字啊,原来普普通通几片茶,亦能做到……

 

而还有茶商经常告诉你:不苦不涩不是茶,是的,苦涩本为茶之至寒之味,但却要通过“工”的手段,去除它或者通过阴极阳生的方法转换它。所以,有些特别苦涩的茶,也是真正的好茶,但却入口即化,秒转为回甘,比如普洱中的老班章,比如四川的竹叶青。而大部分苦涩的茶,都是符合不了“时位工巧”四个因素的差茶。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从“时位工巧”四个点去确定茶的好坏就这么简单,如果你无法从这四个方面去确定,没关系,我们还有方法,你可以从以下十六个方面去识别: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

是的,好茶“色形香味”都俱佳,而不同“时位工巧”的茶,就有不同的“色形香味”。你没有看错,四四十六,刚好十六个方面。

 

不同时间的茶,有不同的色形香味;不同山头不同品种的茶,当然也有不同的色形香味。工和巧亦然,比如西湖龙井,各种绿茶工艺大同小异,但你喝过龙井红吗?喝过像熟普一样压饼的皇袍龙井吗?

 

比如卷者上,为什么?笋者上呢?紫者上呢?为什么兰花香好?豆蔻香呢?蜜香板粟香青草香有什么区别?清轻好还是淳厚好?土壤的影响呢?为什么地气决定了山水和土壤?比如这次去云南茶山,大都数茶山的土,都只是黄土而以,而黄土只能算三等土壤呢?

 

西湖龙井核心产区,现在的茶好喝吧?有名吧?可是那茶区在陆羽时代却只属于二等茶区呢。那为什么现在会成为名茶之首?什么原因变好的?

 

就茶而言,好坏怎么可能适者为尊?茶的香气或味道难道能超的过现代科技的拼配?

 

个人喜欢从来不是评判某件事或物好坏的标准,不信?那黄赌毒呢?

 

显然,这样的话题再持续下去,本篇文章就成了裹脚布啦。所以,更适合把这些内容,放到以后的读书会中,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把《茶经》例入读书会呢。

 

四、如果这十六个点你学不会,没关系,还有两百五十六个点呢

 

土豪,你只要带个千八百万的,我们把天下名茶山一一走遍,收藏天下名茶各种头采,我们一一对比,没关系,人生很长,慢慢走,慢慢学,活到老,学到老,学死拉倒……

终南懒散人:一入春茶乱如麻,清明道尽杯中茶——茶中易理,象数说茶-终南懒散人